湖北省宜昌市汗秤百货商店 - www.guangzhouescort.com.cn

都会为所欲为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那篇让仇和出名的《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报道出炉前,宿迁宣传部门陪同记者采访,以期减少负面内容的报道。

4月25日,沭阳当地检察院、公安机关退休干部向记者透露,当年仇和给他们制定的招商引资任务,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时经常在各类媒体上发表时事评论的章彦文随后就此事写了一篇批评文章,被江苏省级的纪检监察刊物选用发表。章彦文回忆,文章发表没多久后,就有县里领导找到章彦文提醒他“下不为例”,因为仇和很恼火,觉得文章让沭阳丢了脸。

在沭阳主政时期,仇和主抓沭阳道路建设,短短几年时间里,的确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对村民们来说,仇和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是村里妇孺皆知的大官,但常年难得一见。

在沭阳市档案馆,法晚记者找到了一本1999年10月由中共沭阳县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编纂出版的书,名为《走向辉煌-沭阳50年巨变》。这本书的目录显示,仇和是该书编委会主任,还专门为此书作了序。书中着重介绍了1996年—1999年仇和主政沭阳时期的政绩。

章彦文回忆,那天演出最后一个节目时,沭阳县一个主要领导举手想上台和这位著名女歌唱家同台唱歌,但被女歌唱家直接在台上拒绝。后来演出结束,这名仇和“身边的”官员在与拒绝自己的女歌唱家握手时,仍显得过于谦恭,“有失身份”。

“他的确有自己的抱负,也干了些事。但他所希望的,是能够自己说了算。”2015年4月25日,宿迁市委一位退休老干部在向法晚记者谈到仇和时说,“只不过,现在他没有机会了”。(稿件统筹/朱顺忠 文并摄/深度记者王南)

公开消息显示,今年2月份刘卫高接受调查。3月17日,中豪商业集团对外宣布,刘卫高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

昆明《春城晚报》2008年3月15日的一篇报道提到:“谢新松对仇和的执政思路非常熟悉,悟性很强,是仇和在宿迁大力推行改革的得力助手。” 仇和“落马”3天后,谢新松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2007年12月,仇和从江苏省副省长调任昆明市委书记。3个月后,谢新松也赴昆明任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随后升为市委秘书长。2011年1月,谢新松进入昆明市委常委班子,任昆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继续与仇和搭班。同年11月,仇和任云南省委副书记。2014年6月,谢新松任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长。

如今,仇和在五汛镇的亲属,除了母亲、弟弟外,还有已经年近8旬的舅舅陈乃月。4月22日下午,仇和的舅妈抹起了眼泪:“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犯错误。”老人说,仇和当官期间,家里人没受到过什么特殊照顾,“没沾过啥光”。

2015年4月上旬,云南昆明,已近九旬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在向法晚记者谈及仇和担任昆明市委书记期间的施政,多持批评态度。

2004年,某知名媒体围绕着仇和及其“宿迁模式”所带来的争议进行了详细报道,这篇题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的报道,也让仇和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官员”。

“别看沭阳是个穷县,但官场关系复杂,如果当时他只是个县委书记,这些举措恐怕很难能进行下来。”当地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因为仇和来到沭阳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市委常委。

《法制晚报》记者在江苏、云南采访时了解到,当地不少干部表示,“好大喜功”的仇和,很善于宣传、包装自己。也有干部称梳理仇和的政治生涯后不难发现,每当主政一方时,他都会为所欲为,很“任性”,争议也都随之而来。而当他担任副市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期间,则会“沉寂”很多。

地处苏北的盐城市滨海县五汛镇某村,是仇和的老家。仇家院靠着村里的一条小河,门前的石狮子、高高的院墙,和周围的村民家房屋形成鲜明的对比。

40天前的3月15日中午,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其官网宣布,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的仇和,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此前为政江苏时,仇和将母亲接到身边,一起生活,待后来远赴云南,母亲就被仇恒将接回村子照顾。仇和被查后,其母患病住院。“可能儿子被查对老人的打击很大。”仇海和说。

在云南省委常委班子2014年度民主生活会上,仇和自己也曾说:“总觉得自己是副手、是配角,在攻坚克难上主动性不够高,存在要我干与我要干的矛盾。”

上述干部们表示,仇和作为主政一方的领导,又如此看重招商引资,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数据中的“水分”,但几乎都是视而不见,甚至还会大力宣传,因为数据的确好看。

不过,仇和被查后,有多家媒体报道称,仇和为官时,其岳母和弟弟都曾打着他的名号赚钱,比如仇和在沭阳推行栽种杨树时,上述两人曾倒卖树苗。对此,邻居们向法晚记者表示,没听说过仇恒将赚到大钱,只知道他搞过养殖,后来在外打工。

一位参加该书编辑的人士向法晚记者透露,当时恰逢建国50周年,仇和希望能出一本书来回顾成就。此书出版后曾被送至县、市各机关赠阅,后来还获评江苏省社科研究成果三等奖。

2008年1月,刚刚履新昆明市委书记的仇和,提出了“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的滇池治理新方针。同年3月,在仇和主导下,昆明市委、市政府确立了滇池流域主要入湖河道实行综合环境控制目标“河(段)长负责制”,仇和自任盘龙江首位“河长”。

“完不成怎么办?”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位沭阳公安机关退休干部直言:“造假呗,我就造过假,没别的办法,都是被逼的。”

邻居仇海和(音)向法晚记者介绍,这个院由仇和的弟弟仇恒将在原有草屋的地基上修建。常住在此的,正是仇和的母亲和仇恒将。

章彦文还提到,当年仇和在沭阳时曾要求县电视台播出一档《沉重的忏悔》节目,让一些抢劫、偷盗者在电视上直接露面念忏悔书,也引发很大争议。后来,有中央媒体记者来沭阳调查采访此事并最终曝光。章彦文称,因为自己曾为采访提供过帮助,还被县里调查过,也与仇和有关。

对修路资金来源,该书并未提及扣除财政供养人员一定比例工资一事,而是表述为:“领导的艰苦奋斗……感动了全县广大人民群众、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中小学教职员工积极响应县委号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场捐款修路的热潮在全县人民群众中轰轰烈烈地展开……”

在主政一方时,仇和要求机关干部,甚至包括公检法部门,都要制定相应的招商引资任务,完不成则惩处。

根据沭阳官方的表述,1996年之前,沭阳只有黑色路面56公里,72%的行政村未通砂石路,所谓“汽车跳、沭阳到”。而仇和到任后,发动了一场“全民战争”。3年后的沭阳创造了一个奇迹:黑色路424公里、水泥路156公里、砂石路1680公里,分别是1996年底的9倍、11倍和8.5倍。

亦有宿迁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仇和在主政宿迁时,的确很重视媒体对自己的宣传报道。对于有关他自己、施政措施方面的正面报道,他几乎都会接受采访或让下属积极配合,而对于负面报道,则通常会采取各种措施打压。

1996年12月8日,仇和在时任宿迁市委书记的亲自陪同下,来到沭阳,担任沭阳县委书记。多位沭阳在职、退休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彼时沭阳是苏北最穷的一个县,“脏乱差”是对当时县情的准确描述。

仇海和等几位邻居告诉法晚记者,仇和以前在宿迁任职时,每年的清明节前后会回到村里扫墓,但几乎都是一个人回来,在村里待上不到一个小时就走,不过每次回来碰到邻居们也会打招呼。

被称为“红顶商人”的刘卫高,在宿迁有着“刘半城”之称,其与仇和关系密切在宿迁已是公开秘密。

章彦文告诉法晚记者,有一年包括某著名女歌唱家在内的明星们被邀请至沭阳演出,仇和坐在第九排的习惯位置。每次演出时,按照惯例,最后一个节目都会由明星和当地官员同台表演。

在仇和政治生涯的第一个重要舞台——江苏沭阳,至今还有仇和主政时建立的石牌 摄/法制晚报讯深度记者王南

他告诉法晚记者,仇和担任云南省委副书记后,逐渐“沉寂”,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被查后,其又开始“活动”起来。杨维骏透露,其从有关渠道了解,仇和被查前,曾找一些老领导“谈心”,但最终被老领导们告知“你在云南做了什么,我们不清楚”。

因为强势,也因为其改革措施曾获上级领导肯定,“能吏”仇和在宿迁官场的十年可谓一帆风顺。多位宿迁、沭阳干部在向法晚记者评价仇和主政时,都提到了“为所欲为”一词。

仇和调任云南后,刘卫高也追随至昆明,并在仇和主政昆明期间,顺利拿到了多个地产开发项目。

亦有当地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仇和对待下级干部时是“酷吏”,但对能在他仕途上提供帮助的上级领导们则完全不同。“很善于包装、宣传自己。”多位当地干部向法晚记者透露,仇和在沭阳时,喜欢邀请一些明星来演出,每次他都会去观看。

据宿迁当地干部透露,仇和离任宿迁前,火速提拔了30多个干部,其中就包括谢新松,后者在仇和任江苏省副省长的那个月升任为宿迁市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

实际上,仇和在考上大学前,一直在农村生活。在邻居们眼中,年轻时的仇和就显得与众不同。“不管是上学,还是在生产队,我们那时候一没事就到村里玩耍,他几乎不参加,都是在家里看书。”仇和的一位小伙伴说。

在去昆明之前,籍贯江苏的仇和已在宿迁为官十年。主政宿迁时,仇和就因为激烈的改革措施而备受关注。

2015年4月24日,沭阳老干部活动中心,超过10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县委办局退休干部向法晚记者证实,当年修路时,他们的确每月都会被扣除部分工资。

对批评很“恼火” 善于宣传自己 对招商造假视而不见 江苏、云南多地干部称——仇和一把手时很“任性” 当副手时很沉寂

无论是在宿迁十年,还是后来主政昆明,招商引资也是仇和力推的一项举措。

2007年12月28日,仇和就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的第五天,发表了著名的“八无”感言:“我到昆明工作,人地两疏,和大家无亲无故;从未共事过,与大家无恨无怨;只身一人,无牵无挂;工作一定能无私无畏。”

仇和主政昆明的4年里,围绕其带来的“宿迁模式”,争议从未停歇。大拆大建时,他被视为“野蛮的拆迁者”;整治吏治时,他又被看成是一个“酷吏”和不了解云南官场的“外乡人”。但仇和依然自信满满:“我是一路被举报,但一路有惊喜。”

也正是在沭阳主政时期,仇和的施政措施开始引起巨大争议,教育、医疗民营化的改革,为修路扣除财政供养人员工资,搞小城镇建设时的大拆大建,大范围种植杨树,要求包括公检法在内的机关公务员招商引资等等。

上述干部们告诉法晚记者,仇和一来到沭阳,就让大家“耳目一新”,甚至有些“难以适应”。无论是抓环境卫生整治还是反腐力度,都让沭阳人印象深刻。

谈及仇和“落马”,杨维骏直言,白恩培曾视仇和为省委书记的“接班人选”,但因各种因素未能如愿,均已“落马”的两人是“一丘之貉”。

多位江苏、云南干部向法晚记者表示,梳理仇和的政治生涯后不难发现,每当仇和主政一方时,都会“为所欲为”,争议也都随之而来。而当他担任副市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期间,则会“沉寂”很多。

曾在沭阳县检察院工作的赵老先生告诉法晚记者,当时他每月的工资在900元不到,但仇和主政沭阳时期,他从未拿到过全额工资,每月都会按比例被扣掉一部分。“那时候工资水平都不高,扣掉一部分钱,对生活的影响不小。”赵老先生回忆。

在宿迁采访时,也有机关干部直言,当年单位完不成仇和下达的招商引资任务,只能通过上报虚假数据来应付差事。

这么显著的修路成绩,在当时沭阳县财政明显不足的情况下,是如何取得呢?

2015年4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云南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仇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仇和的代表资格终止。

对于仇和来说,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是他政治生涯中第一个重要舞台。他被媒体广为报道的“宿迁模式”,也正是从这里起步。

搭载记者的出租车司机说,今年3月仇和被查后,大家都曾议论他建起的“沭阳精神”石牌是否会被拆除。不过,现在写有“团结一心、务实苦干、奋起直追、自强不息”的牌子依然还在。

仇和,是过去20年里,在中国颇受关注的一位“明星官员”。主政江苏宿迁时,仇和曾被称为“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远赴云南后这位“能吏”依然争议不断。就在落马前他还自称“我是一路被举报,一路有惊喜”。

此前媒体报道,根据仇和要求,当年沭阳每个财政供养人员扣除工资总额10%,在高峰时,扣款达到20%。

彼时,仇和不会想到,在盘龙江“河长”这个职务上,包括他在内的连续三任昆明市委书记被查。

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沭阳县文学研究会会长章彦文,是仇和主政沭阳时期,当地为数不多的对仇和施政坚持批评态度的人士之一。

如今,仇和留在沭阳的痕迹,除了一些他在任时修建过的公路、一些临近国道的二层房屋外,还有县城内的青少年广场,以及旁边环岛上竖立着的“沭阳精神”等几块巨大的石牌。